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环境部拟重点整治垃圾焚烧行业 严重超标者或被取消优惠电补

发布日期:2018-07-20 来源: 中国电炉网 查看次数: 97
核心提示:“总体上,群众对垃圾焚烧发电行业最为关心的有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恶臭问题,另一方面是二噁英问题。前者在感官上对群众影响较大,后者会对健康影响更大。”环境部环监局局长田为勇在今年6月的环境部例行发布会上曾这样表示。环境信息公开是企业“自证清白”,接受公众监督,倒逼绿色转型的有效手段。7月18日,民间环保组织芜湖生态中心在北京发布第四期《垃圾焚烧行业民

  “总体上,群众对垃圾焚烧发电行业最为关心的有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恶臭问题,另一方面是二噁英问题。前者在感官上对群众影响较大,后者会对健康影响更大。”环境部环监局局长田为勇在今年6月的环境部例行发布会上曾这样表示。

  环境信息公开是企业“自证清白”,接受公众监督,倒逼绿色转型的有效手段。

  7月18日,民间环保组织芜湖生态中心在北京发布第四期《垃圾焚烧行业民间观察报告》则继续紧盯垃圾焚烧的信息公开问题。

  该报告显示,全国在运行的359座垃圾焚烧厂中,已有56座垃圾焚烧厂在企业官网公开了环境信息,这一数字与前三期的报告相比已有很大进步,但仍有四成垃圾焚烧厂未在网上公开环境信息,七成垃圾焚烧厂未公开烟气二噁英监测数据。

  另一方面,垃圾焚烧厂飞灰超标填埋严重、监管缺失,亟待制定政策加强监管。2016年8月至2018年4月,报告项目团队共调研安徽、江苏、浙江和广东共计121座垃圾焚烧厂的飞灰处置情况,发现部分垃圾焚烧厂飞灰填埋作业面过大未及时“覆膜”、飞灰转移运输未使用密闭车辆、比对《生活垃圾填埋场污染控制标准》抽检样品超标等问题。

  报告建议:各地环保部门督促所辖垃圾焚烧厂尽快在各省市企业信息平台上全面公开其污染物排放信息;环境部开展关于垃圾焚烧厂监管情况的专项调查,明确地方环保部门对于垃圾焚烧厂的监督职责;各地环保部门彻查垃圾焚烧厂超标情况,及时按照“新标准”的规定开展监督性监测并对外公开,积极履行监管职责;环境部开展飞灰专项调查并发布进一步加强飞灰监管的通知,通过制度化的要求全面杜绝违规填埋现象。

  四成垃圾焚烧厂环境信息尚未上网

  尽管2016年11月29日,原环保部发布的《关于实施工业污染源全面达标排放计划的通知》,以及2018年3月27日环境部审议并原则通过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行业达标排放专项整治行动方案》,都一再要求垃圾焚烧厂烟气要达标排放,但民间观察的结果并不乐观。

  去年,原环保部要求以“装、树、联”为重点,全面提升垃圾焚烧发电行业的环境管理整体水平。环境部长李干杰今年6月份在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上作报告时表示,目前投产运营的278家垃圾焚烧发电企业全部完成“装、树、联”(依法安装自动监控设备、在厂区门口树立电子显示屏、实时监控数据与环保部门联网)。

  报告项目团队从各省市企业信息平台上统计了自动监测数据公开和达标情况,有数据显示的45座垃圾焚烧厂2018年4月份累计显示超标达6335次;申请到信息公开答复的46座垃圾焚烧厂中,19座烟气自动监测存在超标;飞灰的监测数据公开情况更差,仅21座垃圾焚烧厂对此做了信息公开。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报告监督性监测数据超标一栏,浙江的企业较多,对此,芜湖生态中心垃圾焚烧项目负责人张静宁解释称,“这并不能代表浙江企业做的特别不好,而可能是由于浙江监督性监测信息公开的最多,公开本身是一个好事情”。

  报告显示,359座垃圾焚烧厂全国仍有四成垃圾焚烧厂未在网上公开环境信息。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信息公开部经理阮清鸳认为,垃圾焚烧厂周边往往少有居民,如果仅在企业大门口树立显示屏进行信息公开,这给公众监督带来一定障碍,“公众很难说走一公里、两公里去路过垃圾焚烧厂门口看一下这个数据”。

  垃圾分类是实现垃圾焚烧总量控制的有效办法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垃圾焚烧行业起步较晚,而由于我国垃圾产量大,环保基础设施欠账多,近年来各地陆续上马垃圾焚烧项目。

  “2017年全国城市垃圾清理量达到2.2亿吨,2017年垃圾焚烧只有8000万吨,占比34%。”光大国际总工程师邵哲如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

  根据国家《“十三五”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城市生活垃圾焚烧能力占无害化总能力比例要达到50%,东部地区要达到60%。

  零废弃联盟政策顾问毛达博士认为,国家在制定总体规划时应考虑对垃圾焚烧项目的总量控制。“我们应首先实现让现有的垃圾焚烧厂‘烧’得更好,怎么去达到?垃圾分类一定是控制总量最好的办法。”

  毛达认为垃圾分类与每个公众有关,最好的策略是先从自身实现垃圾分类,“如果我们能做到垃圾分类,我们就不需要上这么多垃圾焚烧项目。”

  二噁英检测仍存困难

  自2005年以来,光大国际在全国投入运行了53个垃圾焚烧项目。邵哲如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表示,西方国家垃圾分类做得好,可回收利用的循环再利用,不能再利用的进行垃圾焚烧,“我们分类工作做的不好,因此焚烧企业责任就很大,该烧的去烧,不该烧的也去烧了,因此对垃圾焚烧过程中二噁英的控制就带来更大挑战”。

  二噁英是垃圾焚烧厂必然会产生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具有很高的毒性,同时也是公众最为关注的污染物。根据《生活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规定,垃圾焚烧厂烟气中二噁英应该自行监测和监督性监测每年各开展一次。

  但报告显示,报告项目团队通过观察各省市企业信息平台和企业官网发现,全国在运行的359座垃圾焚烧厂中248座垃圾焚烧厂未公开2017年烟气二噁英自行监测数据,约占全国已运行垃圾焚烧厂近70%。报告项目团队向104座未在线公开信息的焚烧厂开展信息公开申请,仅获得6座焚烧厂二噁英的监测数据。此外,也仅有45座焚烧厂被主动公开烟气二噁英监督性监测数据,仅占全国在运行焚烧厂的13%。

  此外,2017年11月至2018年5月,深圳零废弃先后向135座垃圾焚烧厂的属地环保部门,提交了焚烧厂试运行前和运行后每年大气与土壤环境二噁英监测信息公开申请。共收到121座在运行垃圾焚烧厂属地环保部门的有效信息公开申请答复。结果发现全部或部分公开环境二噁英监测信息的只有33座,比例仅为27.3%。39座垃圾焚烧厂环保部门答复未开展监测或无力开展监测,占总数的32.23%。而答复的33座焚烧厂的环境二噁英监测信息,信息公开的完整度不足四成,30座为企业自行监测的结果,仅有1座能按要求每年在同一监测点进行监测,有6座在运行期间出现过环境空气二噁英监测浓度超过法规目前参考的年均浓度标准(0.6 pg TEQ/m3)的情况。

  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综合检测中心工程师谢南南对此认为,二噁英监测技术能力不足、检测费用高是客观因素之一。

  “已知的二噁英有200多种,每个化合物的成分都不太相同,难以实现在线监测。” 谢南南说,二噁英量级很小,耗材严格,在检测过程中需要严格质控。所以对监测能力也提出了很高要求。

  此外,低价竞争也给专业的二噁英检测带来困难,“我们此前的检测成本就要上万元,但是国内普遍的低价竞标降到了几千块,我们基本是靠食品的二噁英检测来补贴环境二噁英检测来维持。价格太低了。”谢南南说。

  环境部或将对严重超标的垃圾焚烧厂采取惩罚性措施

  目前,垃圾处理能力不足的城市正加快补短板。

  “总体上,群众对垃圾焚烧发电行业最为关心的有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恶臭问题,另一方面是二噁英问题。前者在感官上对群众影响较大,后者会对健康影响更大。”环境部环监局局长田为勇在今年6月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

  田为勇说,垃圾焚烧厂拥有良好的设备,也需要有良好的管理。比如在恶臭的控制上,垃圾的储存、运输、处置等各个环节都可能出现跑冒滴漏,从而散发出异味;在二噁英的控制上,炉膛焚烧温度达不到标准要求,就可能产生二噁英。他表示,环境部将紧盯重点环节,希望未来能推动垃圾焚烧厂实现高效清洁焚烧,与周边群众和谐相处。

  尽管没有像固废、“黑臭水体”等专项行动一样屡见报端,而实际上,垃圾焚烧发电行业达标专项整治已列为环境部重点领域专项行动中的重要一项。

  澎湃新闻从环境部相关负责人处获悉,光大国际等垃圾焚烧行业的领头企业或成为这次专项行动中重点整治的对象。总部位于重庆的重庆三峰环境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雷钦平向澎湃新闻表示,今年年初,环境部已向各企业征求意见,今后严重超标的企业将取消电价补贴等优惠政策。

  “我们对这些惩罚性措施是非常支持的。” 雷钦平说,由于垃圾焚烧行业的准入门槛不高,部分小企业依靠政府补贴勉强运行,难以实现污染物排放的有效控制。他表示,利用经济手段对于严重超标企业进行惩罚,“这对小企业而言是致命的。” 不过,这一政策在征求完意见后还未公开发布。

  延伸阅读

  火速围观|359座生活垃圾焚烧厂信息公开和污染物排放报告

网页评论共有0条评论

鲁公网安备 37030402000759号